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木子的博客

莫找借口失败,只找理由成功。(不为失败找理由,要为成功找方法)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神篇  

2011-11-07 10:51:44|  分类: 八字命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五行妙用,難逃一理之中。進退存亡,要識變通之道。


正官佩印,不如來馬。
夫用官之法,大要健旺清高,最忌淺薄。官旺宜印,弱則宜財,此不易之理也。今育用印不如用財者,乃有一說,假如身旺官輕,多見印綏則日主愈強,而官愈弱矣。壺中子云:官輕不若煞輕,所以喜財旺之地,生官剋印,表裏方得中和,於此足以發福。詩釋:正官無印本無權,佩印如何又不然。只爲印多官泄氣,不如乘馬得高遷。
七煞用財,豈宜得祿。
此言煞旺太過,日主無依,又加用財生煞,則日愈弱而煞愈旺矣,當之不能,遠之不可,只得棄命根從,以免侵淩之患。運行財煞旺地,不易始從之心,一遇歲運歸祿,目主恃強,乃與煞戰,以寡敵衆,其能勝乎,凶可知矣。詩釋:財星生旺殺傷身,四柱全無倚靠神。天命相從成貴象,運行得祿受孤貧。
印逢財而罷職,財逢印而遷官。
印乃清高正大之物,見財則不能保其名位,且如原用印級,不以官煞爲倚者,運行印官之地,仕路清高,一遇財鄉剋了印級,往無比肩爲救,不免要職投閑,傷重者必死於異鄉。水火身旺,用財榮華可知,再行財旺之地,主不能勝,卻要印旺流年助我根本,反能進爵遷官,不爲貪財壞印之論也。詩釋:印綬貪財德有傷,難從天地立綱常。更無比劫來救助,罷職偷閒歸故鄉。身旺誠能掌大財,財多身弱便生災。遷官何處求根本,歲運須還有印來。
命當夭折,食神孑立逢集。
七煞傷身,原無正團爲解,獨以食神一位制煞,壯年運道喜行制煞之鄉,若遇榮神有力,剋我食神,柱無偏財禦敵,不免縱煞傷身,爲禍滋烈。詩釋:七殺重重主太柔,食神介位立當途。梟神印綬無財救,夭折芳魂達水流。
運至凶危,羊刃重逢破局。
專言用財無煞者,大忌羊刃爲禍,若歲運重逢羊刃劫財破局者,必有喪家囚獄之苦,傷妻剋子之悲,水火兵刃悉有之矣。詩釋:用財不有殺重來,羊刃逢之必奪財。再遇刃鄉應破局,傷妻敗業見非災。
爭正官不可無傷,
官者,祿也,無人不欲。若柱中多見比刃,又有一位官星,必然爭奪,立見有禍,不如運至傷官,傷盡官星,則比肩無爭奪,始可安矣。詩釋:官星一位比肩重,爭奪之間最有凶。傷盡直須官不用,自無冰炭到胸中。
歸七煞最嫌有制。
此亦因比肩之謂也,蓋四柱多見比肩,必然爭祿爭財,且奪歲運之物爲禍,如年月透出一位七煞,比肩知畏勢必歸之,歲運一遇食神制煞,則柱無張主之神,使比肩複亂如初,則散財破業,橫死于苟貪之下,端有征矣。詩釋:比肩本是無知物,一見傷官勢和歸。第恐食神來制之,喪家心事自成灰。
官居煞地,難守其官。煞在官鄉,豈能變煞。
官爲純雅之責人,煞乃好邪之惡客,如官居煞黨,其勢不能獨立,必混化而爲煞,雖官有純雅之風,安能守平。煞乃剛暴之人,雖在官星禮義之鄉,終不由禮義而化,故不能變煞爲官也。詩釋:正官純雜殺如頑,荊棘門居特立難。情性豈無君子恨,堅決當道虎狼關。殺多堅妄性偏剛,混入官星禮義邦。頑石豈能成變化,依然心事尚豺狼。
貪財壞印抉高科,印分輕重。
凡命印重煞輕,終不爲貴,要行財旺之運,剋太過之印,生不及之然,煞印相停,必能超越,若印輕逢財,乃爲大害,宜細洋之。詩釋:印旺偏官弱不堪,用財生殺豈爲貪。只悉印薄逢財旺,未許蟾宮把桂扳。
遇比用財纏萬貫,比得資扶。
財乃我用之物,得之乃佳,柱中有一七煞專權,日主被制,則無暇用財,若得比劫透露或歲運生扶,日主不致衰弱,可以敵煞,而財始爲我用矣。詩釋:見時不用是何哉?財多旺甚日干衰。得通比肩資扶處,白手猶能聚大財。
運到旺鄉身反弱。
此言從財從煞未成之象。日主衰弱,未肯棄命而從財煞,若大運行遇資扶之地,必與財煞爭敵,敵之不勝,反道財煞之害,愈見弱矣,是必因財構禍,災病累身。詩釋:身弱拖根微有助,未從七煞未從財。假饒歲運扶身起,戰敵無成力反衰。
財逢熱處福猶輕。
身弱財多,當之不能,行退比劫分財助氣,而揭反輕。詩釋:偏正時多福必多,日干無力奈上如何。直逢比劫分將去,省得貧魔與病魔。
財不有傷,還忌陰謀之賊。
往中用財無比刃劫奪者,則無所傷,尤忌支庫中有比刃暗藏或被沖刑,則私竊之害不免矣。詩釋:財無劫奪則無傷,支庫中間有暗藏。莫道小人明不露,豈知君子在高梁。
然無明制,當尋伏敵之兵。
煞者,頑暴之人也,必欲食神明制,方可爲用。如往中明無制伏之人,不可便以凶言,要深求四柱支神,如有食神暗伏或遇刑沖或就三合,亦可爲伏敵之兵,大運行制煞鄉,必主成名進祿。詩釋:並多七殺正相刑,明制無人慢自驚。沖出暗藏兵有用,馬陵樹下火燒林。
貴人頭上戴財富,門充駟馬。
此專言歲日互換貴人,不遇空亡剋害煞刃同富者,上戴財官,又居正位,帶合有根,得時進氣,乃爲貴富,權掌兵刑,非常之命。玉井云:登金步玉,責人頭上帶官星,是官視財爲尤要也。詩釋:貴人互換得相成,上戴財官更顯明。進氣有根還有合,定從千里握兵刑。
生旺宮中藏亡劫,勇奪三軍。
八字中如帶亡神動煞,得遇真正長生及年支納音或得長生、臨官、帝旺者,主武略出群,有舉鼎拔山之勇也。詩釋:長生劫煞本非奇,生旺宮中卻正宜。舉鼎有爲真足羨,每從邊塞拂旌旗。
爲跨馬以亡身,因得祿而避位。
往中原多比劫,無財用,歲運逢財,日主乃貪其用,比刃必然劫奪,重則損命喪家,輕則休官罷職。原用官星帶財爲貴,運行歸綠之鄉,乃比肩旺地,必然爭奪官正,調遇比肩而爭競,於此反失俸祿,故避位也。詩釋:歲運逢財日主貪,又無比刃與成行。格中若見如斯局,此命危亡立馬看。官星失馬不爲官,得馬登庸理自然。只恐此身行遇祿,解還全帶向林泉。
印解兩賢之厄,財勾六國之爭。
兩賢者,二煞也。印者,仁也。凡用日主不弱,兩煞透出天干,並虐日主,無食爲救,縱有亦被某神所奪者,最凶。若能用印化煞,使降於我,如此不獨富貴出人,且能享福。一云:兩賢,官與煞也。若止作煞言,重下旬衆煞混行意。財者,人所共欲之物,因茲而構禍者多矣。若局有刃伏於柱中,不遇其財則無爭劫,倘有財爲用或歲見財,惹起比肩混動爲禍,刑耗傷妻,在所不免。詩釋:兩殺重來威制重,食神無奈見梟神。柱中有印能成化,丁火溪能害此身。比刃貪官圖利名,無財彼此自相寧。黃金一見誠爲局,惹起燕齊趙魏爭。
衆煞混行,一仁可化。一煞倡亂,獨力可擒。
煞本待制而後服從,若見煞多,力不能制,制之則必致叛,故不若用印。印者,仁也。以仁化煞,使煞自降爲妙,喜印旺鄉,乃益其化,不宜再見制伏,所謂疾之已甚亂也。獨煞倡亂,勢力有限,一食制之,自可以服,況食神多制者乎。詩釋:偏官疊見將何救,制殺無如化殺高。行去不勞重見食,疾之已甚禍相遭。一殺爲妖應有限,不逢財印本爲福。只消一食能歸我,何況干支制服多。
印居煞地,化之以德。煞居印地,齊之以刑。
如甲日主用申爲煞剋我,無制其凶可知,殊不知浮水印長生於申,自能化煞,不使的暴。若干支多財,乃成下格。比旺財輕者,用之更美。如乙木用辛金爲煞,遇手栽根,恃強黨我,雖爲我之印,乃煞所生之宮,若更辛金逐出,侵淩日主,千無食神爲救者,得旺午沖於,去生煞之官,則辛無所倚,龐允剋身之患。詩釋:甲木逢申用煞神,縱然無火未傷身。申藏壬水生歸化,惟恐支干見土神。偏財偏官坐一宮,不能爲福卻爲凶。局中要解侵淩患,制伏還須用一沖。
兄弟破財財得用,煞官欺主主須從。
一局比肩日干專祿,柱中不見財官則無所用,卻要比肩成黨,望空沖破財旺之宮,而財方爲我所用,大伯填實,沖官留合比肩。假如辛酉日遇酉多沖卯,遇卯多破午,乃合正用。官煞太多,日主無力,四柱更不拖根,運途又行財煞,不如棄命從煞,遇煞勝之鄉必能發福,大忌身旺食神之運。詩釋:此法從虛邀祿馬,天干環動地支沖。但愁刑合併填實,用力艱難未有功。只力豈能支旺煞,無極端的只相從。他行他運成家業,我通身強業反空。
一馬在廄,人不敢逐。一馬在野,人共通之。
馬,財也,乃比肩必爭之物。若財明透四柱中,特立無遮攔者,譬如馬之在廄,其分素定,比肩不敢爭逐。大怕背財,運道三合六合之鄉,比肩乘機暗竊,致禍不輕。若用財不見明露,隱于支庫之間,乃人所不知之地,比肩競圖竊取,更深藏固閉,難保無患。詩釋:一財得所不遮搓,天地明明衆所看。計取秋毫應不許,除非私向囊中探。庫墓藏財財不露,有何疑忌有何妨。誰知比劫能爲禍,暗竊陰謀不敢當。
財臨生庫破生官,兼奉兩家宗嗣。
凡命以印爲母,以財爲父,財固以印爲家,印必以財爲主。然財貴而印自榮,夫政斯妻無倚,所以論人根基父母,必以看財爲先,若財有長生之宮,又見墓庫局,卻有神破所生之宮,無犯於慕庫者,則爲螟齡過繼之兒,棄父隨母之子也。蓋生乃發蒙之初,庫在收斂之際,棄始由終,故如此也。詩釋:局中財以神爲家,財要根深印要華。若是破根財不立,螟蛉過繼定無差。
身坐比肩成比局,當爲幾度新郎。
凡命無傷官食神者,必然用財爲妻,委所屬之窗,日下一位是也,卻被比肩占了,又見三合成局,歲月時中見財必奪,柱若無財,歲運見亦爲患,剋妾傷妻,豈止一二而已。詩釋:我成我局必傷妻,比占妻宮總不宜。鴛賤豈能諧白髮,無如冷落自家知。
父母一離一合,須知印綬臨財。
柱中財印乃爲父母之神,所處不許同富,雖爲父母之名,實有剋剝之意,豈能允離間之恨哉。若印與財相連一宮,而財印皆有著腳生祿同鄉者,終得聚合成家而無間矣。詩釋:正宗偏財同一所,悲歡離合豈能辨。印財生祿同鄉者,立業成家尚有之。
夫妻隨娶隨傷,蓋爲比肩伏馬。
凡論財爲妻室,財建旺用之年或有生助進氣,當得一妻。若財下原伏比肩,因被煞抑制伏不遂。可奪之機一遇,其財又見食抑制煞,則縱志奪財,妻難久處。詩釋:比肩原狀妻財下,長煞藏身奪未成。乍見食神來制煞,鼓盆難免歎莊生。
子位於填,鄧嗟伯道。妻官妻守,賢齊孟光。
幹者,官煞也。子位者,生時也。時主要財及用官煞生旺之氣,不逢刑害孤虛,不失用神時候,則有子矣。若官失其令,更有傷官食神爲妒,徑來時上填實,反有伯道之歎。妻者,財也。妻官者,日文也。本宮若見其妻,乃得位矣。不逢比刃,不遇刑沖,不有桃花惡煞,仍得天月二德貴人同處者,不推過道祖之才,且有孟光之德也。詩釋:欲求子位在生時,填食休囚恐沒兒。不解孤貧原有命,埋怨天道是無知。妻宮妻守無相剋,五殺桃花未有緣。雖知謝安財堪比,相夫應各孟光賢。
入庫傷官,陌生陽死。幫身羊刃,喜合嫌沖。
傷官本有陰陽生死,當較其是否。凡傷官歸庫,歲運逢之多見喪亡橫禍,殊不知五陰傷官於此返魂無答。刃乃幫身之物,大伯身旺逢之,得一重然與刃作會,化爲權星。若見官與刃沖戰,乃成惡煞,用者當審其輕重好惡何如耳。詩釋:五陽歸庫無生氣,故有傷官入庫名。天地未嘗生意息,返魂猶在五陰生。柱逢羊刃本爲凶,合煞成權最有功。破局喪身困憊甚,偏官忘合正官沖。
權刃複行權刃,刀藥亡身。財富再遇財富,貪汙罷職。
權,煞也。刃,兵也。身旺用此兩端,乃兵刑首出之人也。煞旺喜行制鄉,刃旺喜行煞地。若原然旺,複行煞旺己多,立業建功
處不免死於刀劍之下。對多再逢羊刃之地,進祿得財處必然終於藥食之間。數使然也。財,俸也。官,祿也。身強通此兩端,乃名利出群之士,凡官弱喜行旺鄉,財旺喜行印地,告發福成立之時也。若有印逢官則祿過矣,財旺逢財則俸余矣,君子祿過俸餘,必見貪汙經職。詩釋:偏官羊刃要均停,赫赫飛揚萬裏名。用神更行權煞地,英雄難免喪刀兵。祿無求進俸無餘,輕節清高兒不知。行到對官遇俸祿,貪汙歸去浪嗟籲。
祿到長生原有印,清任加官。馬行帝旺舊無傷,宦途進爵。
原用官星衰弱,不能稱印經之榮,若官遇長生,便見清奇特立,且有顧印之情,印乃扶身之本,三者之用既周,于此必然進爵。原有偏正之財雖得位而失其時,居官亦未顯要,必待帝旺臨官,歲運財巴足用,馬必健馳,舊無比刃傷劫,於此加官進爵立業,餘財可征矣。
詩釋:官祿印旺皆爲貴,印旺官強用不齊。祿到長生得貴地,九重雨露沐光來。偏正之財用得輕,不逢妒合與傷刑。健馳帝旺臨官處,積白堆黃享大名。
財旺身衰,逢生即死。
財旺身衰,力不能任意,苦與之相志,反見所守安然,一遇長生之地,即便倚強苟圖,財未得而揭隨至矣。詩釋:孤寡何意獲多財,正欲相忘苦自捱。忽覺有情生旺處,苟貪惹得喪身災。
刃強財薄,見煞生官。
茲言用官微渺而財又淺薄,蓋因羊刃劫財,不能生官,則官無倚矣。如見一位七煞合刃棄財以蘇財病,足以生官,官自旺矣。學者於此,又不可有見煞混官之嫌也。詩釋:健逢羊刃一時輕,意在生官不敢生。七殺俱來成配合,得醒時困旺官星。
茲法元元之妙,今頗刃而成章,少助恩蒙,開明萬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